Nameless

做梦,简直惨案。

难受。

想要做成游戏的第二个设定,不过这个和那个比起来应该是真的有生之年了。

这个世界的发展都与目前(我们的)世界相同。

不过那里有一个传说。

自愿死去的人会以另一种形式待在这个世界上,但是人们看不到他们,他们也无法对任何实物做出任意形式的改变。

人们没有给他们取名,几乎绝口不提。

他们彼此看的到彼此,并且因为几乎没有体重,能够跳的很高。

平常通过到每家每户屋顶上的回忆里找到能让自己生存下去的物资。水果能吃,饮料能喝,都有味道,家族纹章能让自己变强,能更轻松的找到物资。

也有恃强凌弱的现象,会被强者夺取物资,也有死亡,没人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死去会怎样。

有一天,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知道了这个传说,长大后,因为某种原因,从那里——

他变成了___。

一开始的生活很有趣,他观察周围的人类,肆意做出鬼脸;也经常去某个屋顶寻找回忆,获取物资;有时遇到同类甚至还能友善的问候。

只是每个同类都是一脸绝望。

而他不明白为什么。

七天过后,他觉得无聊了,他回到自己曾经的家,看见那儿在办自己的葬礼。

他看见自己的友人围着他正在烧毁的遗物跳舞;他看到自己的亲戚谈笑中折着纸钱;他看到自己的父亲憔悴不堪,黑发染上灰白;他看到——

他看到自己的母亲在屋内哭泣。

伤心欲绝。

他伸出手想安慰她,手臂却穿过她的身体;他对着她的双耳想说出真相,她却什么也听不见;他只能看着她哭泣,听她悔恨的呢喃。

于是他后悔了,他趴在地上痛苦的哭泣;他祈祷,恳求上天却无人回应;他试图自杀却无法死去。

他终于明白了。

他的同伴为何绝望。

这是一条单行道,过去的人再也无法回来。

可是为时已晚。

他被困于这世界中,唯有再次死亡才能得到救赎。



(文笔不好就暂且这样吧。)